• 亲情故事
  • 爱情故事
  • 情感故事
  • 哲理故事
  • 名人故事
  • 民间故事
  • 鬼故事
  • 现代故事
  • 传奇故事
  • 寓言故事
  • 童话故事
  • 神话故事
  • 您现在的位置:澳门博狗博彩官方平台 > 故事 > 现代故事 > 正文

    现代牧马人的故事

    来源:澳门博狗博彩官方平台 时间:2015-12-28

    现代牧马人的故事

    作者:刘惟宇

    来源:《城市地理》2014年第07期

    在凤凰湾马会,有这样一群“现代牧马人”,他们是马术教练、骑手、钉蹄师和兽医。马是他们生活的全部,是他们的孩子,也是他们的同伴。他们是一群真正的爱马之人,和马相处,是他们的生活方式,也是他们的人生态度。

    马会总教练杜海波:“你得和马互相信任”

    凤凰湾马术总教练杜海波出现时,身着一身骑手的正装,包括深蓝色的制服上衣、头盔、马裤、马靴,看上去精神极了。只不过,时值三十多度的高温天气,这一身行头在旁观者看来大都觉得很热。杜海波微笑解释:“标准着装是马术运动最基本的要求,一方面是尊重传统,另一方面标准着装也能对骑手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。”

    让记者感到意外的是,这位马术总教练曾经的人生和马几乎是毫不沾边的。杜海波以前的职业是一位舞蹈演员,18岁的他在舞蹈团看到了一次马技表演,当时就觉得“简直太帅了”。之后,杜海波就开始学着骑马,“不过一开始不是学的马术,胡乱学了些马背上的杂耍动作,那段时间自我感觉特别良好。”杜海波说,“觉得自己肯定是天赋过人,毕竟学舞蹈出身,柔韧性平衡性各方面很有自信。”

    2007年,杜海波开始正式学习马术。这个时候他才知道,以前的自己完全是夜郎自大。“因为自己以前也有点骑马的基础,学了三个月后就觉得自己骑得不错了,就想显摆显摆,挑战一下高难度动作,结果出了大笑话,直接从马背上跌了下来。”这以后,杜海波开始收敛心态,认认真真学习马术。

    2009年3月,杜海波得到前往荷兰VDL马场学习的机会。这家马场是荷兰皇家温血马协会(KWPN)第一大成员,在荷兰每年约1万3千匹的新生马中有四分之一是出自VDL马场的。在VDL待了一年的杜海波,大开眼界的同时系统学习了马场管理和马场马术,并且清楚地意识到“马术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”。

    回国后,杜海波先后在成都兰博马会和凤凰湾马会担任教练,2011年10月,杜海波成为了凤凰湾马会总教练。总教练的工作很繁忙,他要安排每天马会进行的各项训练,分配训练的马匹和教练,除此之外,他还要继续普通教练的工作,除了负责两匹马的日常训练,也要指导学员。“以前当骑手的时候很单纯,就是想好好骑马,现在当了总教练,我必须让更多人认识和接受马术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

    杜海波现在踏踏实实在凤凰湾马会任教,早上5点起床,晚上11点过后才能休息,天天如此。训练之外,照顾马儿占据了他大部分时间,基本上囊括马的生活起居,喂食、打扫、给

    马按摩、陪马聊天一样不落。“马术和其他运动不一样的是,你必须要和马建立起一种相互信任的关系,它们才能更好地配合你,你对它们好,它们知道,也会记得。”

    “所以真的不累。”杜海波说,“当你亲手训练和照顾的马,在马场上和你完全合拍,人马合一的时候,那才是一个教练和骑手能得到的最大成就感。”

    钉蹄师亚瑟:铁匠,美甲师和鞋匠

    凤凰湾马会另一个不可缺少的人,是来自爱尔兰的钉蹄师亚瑟(Arthur Judge) 。所谓钉蹄师,简单来说就是给马儿修蹄钉蹄的工匠。修蹄是因为马的脚底和人的指甲一样,会不停生长,在行走中会产生磨损,导致不平,严重的磨损会导致马连走路都成问题,更不要说进行骑术和盛装舞步训练,就只能通过钉蹄师人工修平。钉蹄的理由更简单:“可以想象一下,你不穿鞋跑步会不会感到痛苦。”而钉蹄就相当于给马穿上一双鞋子,从而保护马的脚掌。所以你可以把钉蹄师看作马儿专用的“美甲师和鞋匠”。

    今年28岁的亚瑟出身在一个爱尔兰农场,几乎是骑在马背上长大的。不过他并没有成为一位出色的骑手。从很小的时候,亚瑟便喜欢敲敲打打给马“穿鞋子”,爱好后来发展成了职业。2009年,他在爱尔兰钉蹄师学校获得钉蹄师学位,2010年获得英国钉蹄师硕士学位。在全球范围来看,拿到这个学位的也不过144人,而亚瑟是目前中国境内唯一拥有这个学位的钉蹄师。“倒不是学位难拿,主要是学位要求很长的实践经验。”而实践经验,哪里会难得倒12岁就开始钉蹄生涯的亚瑟。

    亚瑟在凤凰湾马会中拥有自己的“工作室”。说是工作室,其实是一个摆满了各式钉蹄工具的马厩。马蹄钉、戳子、磨具、锤子堆放在里面,看着像个老式的铁匠铺。你还别说,钉蹄师的工作还真包括铁匠的活,因为和人的指纹一样,每匹马的蹄掌形状都是独一无二的。钉蹄师必须根据不同的马打出大小合适的蹄铁,先要用火将金属烧软,然后打造出软硬和形状都适用的马蹄铁。除了马蹄铁之外,铁匠亚瑟也会打造一些好玩的东西,比如铁玫瑰花和其他一些小玩意,它们是亚瑟送给马会同事和学员的特殊礼物。

    钉蹄也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活。当“美甲”和“做鞋”的对象是一匹比身高接近1米9的亚瑟还高大许多的纯种马时,就完全成了一件彻头彻尾的体力活。亚瑟演示了一下钉蹄的过程,把马蹄抬起,固定夹在双腿之间,取下蹄钉,卸下磨损的马蹄铁,然后拿戳子开始打磨马掌,这个环节全靠亚瑟自己用肉眼判断平整。之后是更换新的蹄铁,调好位置,订上钉子。虽然长达3公分的钉子被锤子敲入马蹄的样子有些吓人,不过马本身似乎没什么感觉:“你剪指甲的时候当然也不会疼。”

    不过遇到不肯配合钉蹄的马也是常事:“和人一样,不同品种的马也有不同的性格”,不是所有的马都能安静的让你“修剪指甲”,遇到脾气暴躁的马,稍微不注意就会被踢,不过亚瑟运气不错,“几乎没被踢得很厉害过。”言外之意,这个从小就与马打交道的人,也挨过踢。有时候遇到反抗激烈的马不让他近身,迫不得已只有把马麻醉了才能开始工作。

    亚瑟是2013年3月通过朋友的介绍来到凤凰湾马会的。在重庆也待了一年多了,不过他对重庆依旧不大了解,因为实在是太忙了,一匹马一般4到5周就换一次马蹄铁,他一个月需要工作10多天才能钉完整个马会的马。而作为中国唯一有硕士资质的钉蹄师,专业比赛也会邀请他过去钉蹄,一个月大半时间亚瑟都在钉蹄,剩下的时间则是飞在钉蹄的路上。至于为什么要来中国,他的想法很简单“希望让中国能了解马术运动,也了解马。”

    教练赵孔辉:我是一个“马痴”

    和总教练杜海波一样,赵孔辉和马也是“一见钟情”。当时的他才从武术学校毕业,在江苏无锡影视城想找一份武术指导的工作。那时,看到的马,是拍古装剧用的“演员”,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马的赵孔辉当时兴奋地望着马,想着“要是能骑着马像电视中一样奔驰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。”

    赵孔辉随后开始四处托关系,一心想要学骑马,“当时想的也不多,觉得上马不会被摔下来就心满意足了”。2006年,赵孔辉开始正式接触马术运动。哪曾想一开始只是想骑马的他,结果后来真正迷上了马。哪怕在爱马人士扎堆的凤凰湾马会,赵孔辉也算是著名的“马痴”。 “有一次和一群人在一个大水库旁边跑马,有人心血来潮想要沿着水库边沿遛马。“他的马是一匹老马,马儿感到很危险,开始不愿走,最后拗不过骑手,还是小心翼翼地沿着水库边缘走,结果突然打了滑。但就是如此危险的时候,它还是先把骑手摔到了安全地方。”所幸这匹马也没有出事,赵孔辉从此以后就不再把马当动物看了,他觉得这事说明了很多东西,马是很善良朴实的,它明知道有危险,但是也不愿违背骑手的命令。马又是通人性重感情的,所以遇到危险,它会先救朝夕相处的骑手。

    如今的赵孔辉是凤凰湾马会的教练,负责5-6匹马的日常训练。但在凤凰湾,教练的工作不仅仅是训练马,也负责照顾马。所以赵孔辉形容教练们也是“保姆”。他绝对是个称职的保姆,几乎对马会每一匹马儿都相当了解,知道它们的性格,知道它们有哪些喜好。每天都会给他负责的马儿按摩,他甚至清楚每匹马儿按摩的时候喜欢什么力度和角度。除此之外,他还是半个钉蹄师和半个兽医,“和马相关的,总想多学一点。”

    “其实和马相处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你照顾它们,陪它们说说话,它们都能记得你。有时候感觉你其实照顾的就是一群长得比较大的孩子。有的调皮,你走进来,它会用嘴翻你包找吃的;有的稳重,但看你来了还是会踢踢门,表示一下开心。”记者问赵孔辉他有没有一匹特别喜欢的马,他笑了笑,“是马,我都喜欢。”

    兽医秦本超:医师,营养师和妇产科大夫

    不过,在凤凰湾马会,还有另外一位和马朝夕相处的人,看见记者就连连摇摇头自嘲:“都是每天和马待在一起,照顾它们的人,马看到其他人会感到高兴,只有果看到我就怕。”说

    这话的是凤凰湾马会的兽医秦本超,语气有些无奈,“不管是孩子还是马,好像都不喜欢打针吃药。”

    秦本超在凤凰湾马会可算得上是“元老”了,早在马会成立之初,他就一直是马会的兽医。他大学的专业是畜牧兽医,不过最开始不是专门医马的,偶然的机会被朋友叫到马会帮忙,结果就一直当马兽医到现在,算下来,作为马兽医已经接近十年了。

    秦本超应该算是马会中最劳累的人了。他每天的工作时间从早上六点开始,白天时间几乎都花在马儿的医疗跟进上,到了晚上也不能放心休息,每天晚上9点到11点,他会给马会所有马进行一次例行检查,然后在每一匹马的马厩门前都贴上马的健康状况记录。

    “马其实是一种娇气的动物,致病的原因会有很多。一般来看,才来的马感到水土不服,重庆夏季温差过大,吃坏了东西可能都会生病。”十年兽医生涯,秦本超见过各种马的疾病,不是所有马都能医好,曾经有马就死在秦本超面前。“马感情很丰富,得了重病,它知道要死了,会看着你掉眼泪,当医生的心里也很难受。”

    所以秦本超在凤凰湾马会一直以“预防为主”的方针来照顾马。就是“平时做好马儿身体的调理,保持健康,尽量让它们不得病。”说来简单,做起来就相当复杂了。你首先得保证马儿的健康饮食,马会所有马的饮食都要经过秦本超来配给。

    “定时定量,少喂勤添,先粗后精”,这是秦本超喂马的总体原则。“马的胃很小,又缺乏呕吐的功能,不像人或其他动物,吃多了可以吐出来以减轻胃的负担。不过马的胃肠排空只需4个小时,所以饥饿感也来得很快。马匹每日4餐,?先粗?是指作为主食的干草,?后精?则是针对不同的马专门准备的饲料。”

    这里不同的马是按照年龄、品种、血统、运动量、生理阶段区分的。换言之,马会中几乎每一匹马都可以看成独一无二的,所以秦本超要为每一匹马准备对应的大餐,甚至还有餐后甜点。“马的味觉很敏感,特别喜欢甜食,胡萝卜、苹果和方糖都是它们喜欢的零食,如果你想要亲近它们,准备这些肯定没错。”除了饮食调理,必要的药物调理也是必须的。这些调理药剂也都是秦本超自己配的,每个季节都要换不同的配方,“药不好喝,但是比生病好啊。” 秦本超甚至还要负责给马儿接生,记得最清楚的是去年,一匹母马生产时候遇到难产。“当时小马脚先出来,但羊水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头都还没出来。”当时的秦本超急坏了,只有把手伸进去人工把胎盘推正,所幸没有发生大出血现象,母马和小马都很平安。

    “当时母马含着眼泪望着我,像是在说谢谢,突然就觉得我的人生充满了意义。”秦本超感叹,“只是希望以后,马儿看到我不要再怕了,我可是为它们好啊。”